氢氧化铝

各种力不足。
大眼微博@氢氧化铝_

【韩张】爱久见人心(2)

*真·老司机韩x学生张。

*日常温馨向,慢热。

——————

2.

    这天升了温,难得一见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就算是再不勤快的懒汉也想着出去走走。韩文清手里拎着一小捆韭菜从外面回来,见着张新杰一手拿着钢丝球,一手拿着湿抹布,站在门边搓门框上的小广告。

    楼梯间玻璃被厚厚的一层灰覆盖,只有开口那一块儿能透过阳光。冬日里的太阳早早就要西斜,此刻把留下的那块橙黄色的光落在了张新杰的小腿和他身旁的水盆上,水大概是温过的,晃晃悠悠还冒着白汽。

    张新杰先是把抹布覆在红的黄的黑的各色小广告上面,等纸浸湿了再用钢丝球将它们刷了满地。

    这么心无旁骛地刷门,还真是个认真的家伙。韩文清站在他身后默不作声,一直到从左往右的小广告都被刷了个干净也没被发现,只好上去拍拍他肩膀打个招呼。

    “回来了。”张新杰冲他微笑了一下,弯腰去捡刚倒在地上的扫把。

    “韭菜炒鸡蛋,一起吃。”韩文清抬起手给他看了看拎着的韭菜,转过身去开门,“我先择菜去了。”

    张新杰应了一声也不推拒,只是慢慢地继续把碎纸屑扫进簸箕。时间久了张新杰基本上了解了这位邻居的性格,知道就算拒绝也不过就是等韩文清做好饭了再把他拉去一起吃。

    一旦这个人想对你好,他的热情就像一道道命令,不得不接受,但张新杰却接受得理所当然。

    韩文清这边正因为韭菜叶烦躁着呢,敲门声没响到第三下他就大步过去打开了门。

    白花花圆滚滚的面团平躺在小面板上,张新杰一手托着面板,一手还保持着刚才敲门的姿势,脸差点被拍到吓得倒退了一步:“包韭菜盒子吧。”

    “正好我也没焖米饭。”韩文清从善如流地将张新杰连带着面板面团一起请到主厨的位置,“什么时候和的面?”

    “刚看见家里面袋还有个底,正好够咱们两个吃的。”张新杰也不知从哪变出块湿布盖在面团上,“先醒着面,我炒鸡蛋。”

    韩文清站在水池边上洗韭菜,看他把新鲜鸡蛋在灶台沿磕开打在碗里,心也跟着动了动。就仿佛张新杰手里那双筷子不是在敲打碗壁,而是在拨动他的心弦。

    这边案板上当当做响,那边锅也热好了。蛋液倒进锅里恣意舒展开又翘起软乎乎的卷边,张新杰一锅铲下去便毫不犹豫把它搅得碎裂,香气伴随着油与汁液的呲啦声充满整个厨房。

    厨房狭小到两人只要一回身就能撞到彼此,韩文清端着剁好的韭菜一步凑过来,趁他关火的时候夹了块鸡蛋塞到嘴里。

    张新杰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地把鸡蛋倒进装着韭菜的小盆,从他手里抽出筷子,边加调料边搅拌均匀。

    “你还会捏花边?”韩文清边擀着面皮边看他,嘴上带着惊叹实则早已习惯了张新杰的全能,“就咱俩吃,不用做那么好看。”

    说着张新杰就不再捏了:“看我家里人做过,试试。”

    “其实也就看着好看,有点不好熟,还容易散开。”张新杰把面皮摊平放在手心里往正中间加馅。

    韩文清倒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嗯”了一声。

    韩文清刚把两人的碗筷摆上桌,就听见厨房里传来油的呲啦声。包得严严实实的盒子一下锅受热,肚皮有点圆鼓鼓的,锅铲一翻,金黄色还带着油泡的背面就露出来了。

    香是真的香,只是不知道这手艺是他一个人在外面多久才练出来的。韩文清有些心不在焉地夹起来一个咬了一大口,就连烫嘴的汤汁都没能让他看着张新杰的视线略微偏移一点。

    张新杰注意到他的视线,正倒着醋的手略微一停:“怎么了?”

    “你鼻子上沾了点面。”韩文清说着,抬手帮他擦了一下鼻梁。确实沾了没错,刚才张新杰满手面的时候推了推眼镜,但无意间亲昵的举动却让韩文清心里有点别扭。

    就好像那是个无价之宝,连忍不住触碰的自己都该被谴责。

    张新杰看见突然伸来的手,条件反射眨了一下眼睛倒也没躲开,低头道了声谢又继续吃。

    韩文清吃饭的时候也不爱说话,以前自己一个人根本没人讲话早就养成了的习惯,现在也不会被打破。

    为了不耽误张新杰学习,碗一直都是韩文清刷的。所以张新杰吃完也不久留,跟他讲了一声就推门回家学习去了。

    韩文清差点就以为,张新杰是从最开始就和他一起生活的家人了。

    如果隔着他们的不是两扇厚重的防盗门的话。

——————

    哎,每次更新都是好久不见。

    沉迷es和fgo无法自拔…【瘫会儿

提前发,糊图证明自己还活着。喜欢敬人已经大半年了,沉迷说教温柔又严厉的苦劳人,希望大家也能喜欢他!生日快乐我的副会长!我想敬敬!

【韩张/张新杰生贺】打结

*新杰生日快乐!

*有乱入。

*lo主最近脑子有问题,别打我!我们说好了!

——————

    韩文清进打印店的时候,张新杰正一动不动盯着屏幕上的图片喃喃自语。

    “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

    韩文清有点纳闷儿,走到他旁边瞄了一眼屏幕。文档看起来是正经打印项目,中间的插入的却是一堆小黄图。

    可能是图片对张新杰的冲击实在太大,他愣了半天才注意到身边来人,爆了手速最小化文档:“抱歉,麻烦您稍等片刻,这个文档马上就做好了。您可以去身后那台机子先把要印的输进去。”

    韩文清摆摆手表示让他继续,掏出手机坐到后面。

    也不知这客户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情把文档和小黄图放在一起打印。本来张新杰是从来不看客户的打印内容的,只是排版有问题准备帮忙重做一下,万万没想到这一打开…

    怕客人等待太久,张新杰一点也不敢溜号急忙完成了任务,打印机发出嗡嗡的响声同时张新杰回头看向身后——

    那顾客好像要打架一般皱着眉头,却不是对张新杰的怠慢表示不满,而是...在跟耳机线较劲???

    张新杰默不作声盯着他的动作,只觉得有些好笑。倒也不是说他的动作笨拙,而是他忙活了这么半天,却在急躁中找不到规律把线缠得越来越紧。

    “请问…”

    这家伙很明显已经盯了我很久,却一直不出声看笑话。韩文清闻音不爽地抬起头,对上了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突然觉得好像半天解不开结也没有那么气了。

    “抱歉,久等了。”

    “帮我打印一下,谢了。”韩文清话不多说把U盘递过去,继续低头与耳机线奋战。

    张新杰插入U盘,看见这两个文件夹突然就乐了。

    一个叫“这个打”,另一个叫“这个不打”,还得优先击杀输出呢。张新杰觉得有些好笑,一边点了打印,一边给叫“这个打”的文件夹改了名字——“打结了”。

    不过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张新杰皱眉仿佛在思索要紧的事情,实际上脑补了有点凶恶的这位顾客极为凶恶地进店指了指张新杰说:“这个打”。吓得张新杰赶紧把名字改成“打好了”。

    刚做好这事喘了一口气的张新杰正准备回头看这顾客有没有解开这个耳机线,只感觉肩膀被啪地拍了一下。

    “能不能麻烦耳机借我用一下…打结了。”韩文清叹了口气,展开拳头给张新杰看可怜兮兮躺在手心里的一坨耳机。

    “没问题。”张新杰心想着要不借就要“打杰打到打结了”,拔下插在机箱上的头戴式耳机递过去。

    韩文清接过来道了声谢,听见张新杰说:“我来帮您解开吧。”

    这是一双纤长灵活的手,先是从外向里使紧绕在一起的绳结松散开,再顺着一个头逐步解决。韩文清不禁想到这双手平日里就在键盘上上下翩飞,借来耳机听了什么也压根没注意。

    “最好放在兜里之前还是缠好了吧。”张新杰提醒他。

    “我准备回去买个头戴的。”韩文清接过来打印好的文件有些尴尬地付钱。

    “挂…挂脖子上?”然后再拎个球棍踩个滑板,后面就会有个戴眼镜的丢丢丢扔小刀追你?

    韩文清默不作声看着他,可能开始思索这个杰打是不打。

    “我开玩笑的。”张新杰找了零钱递过去。

    我觉得你还是更像那个头上顶着剑还被戴眼镜的捅一刀的那位。这话张新杰是不会说出来的。

    “没事,QQ号方便给我一下吗…最近有挺多东西要打印,就直接发给你。”

    “当然可以。”

——————

    好久不见啦各位,复健一篇找找手感。说来这个梗源于我某天晚上摸黑解耳机线…然后把线拽断了。_(:з」∠)_

    之前的坑会继续填的,下次见!

对于这个呆了半年多突然因为一些人事就变了的群,不知该说什么好。但我对韩张的爱不变,粮也继续产。不过对某些吃白食的,我只能报以一个挑事的微笑了。算了,好气哦不想保持微笑了。

节操堆放处_晓星尘是世界上最可爱的道长:

陈年老尸从棺材里坐起来表个态,韩张不逆,因为群里讨论逆cp、发逆cp肉的TXT已经手动屏蔽很久了,现在摆到明面上说可逆那我也不忍了,靠韩张艹热度挂羊头,卖着逆cp的狗肉,还理直气壮,可以的,很强势

跟这个主页不会再有联系,谁告诉我一下怎么退(吐血

(躺回棺材里

落瓷沉香.:

我也表个态吧,官博是我建的,之前第一个活动算是我提供的了,平常帮群成员转文什么的虽然差不多都是四鱼做的,但我好歹也算做了一些事情。虽然是个杂食党,但在韩张群就要有韩张群的立场。而且其实我看不下去韩张肉,所以大概还是吃不下去的。

江湖再见。

最后,新建了个子博,会把韩张only的亲友们的文移过来,多谢大家支持咯。

PS.悄咪咪的说一句我今天会更新
渔鱼娱余:


这个是我发的群主别跟我客气,避雷针不装好怕电到支持痴汉组的太太们。
群管理是我自己跟群主申请的,申请的时候还真不知道是给逆cp打白工,官博是我们建的活动是我们组织的,日常公屏能在线的时候都看着话题走向,群主除了偶尔冒个泡干过啥?自己写的群简介表明韩张同好,这会跟我们来说是可逆群,你咋不上天呢!我擦当管理给你打工的?来一句看不惯就走打发完了?

韩张韩痴汉组官方LOFTER:


注意已经规范群性质cp方向可逆,请看官注意避雷。

【双花24h】你就是只鹅


*医生孙哲平x病人(?)张佳乐。

*通篇是胡扯的哲学,bug满天飞还特魔性。

*请坚持下去,乐哥真没毛病,真的。

——————

1.

    孙哲平看了看病历本,又看了看这个安静坐在他面前一言不发的青年,问的第一个问题是:

    “你今天是什么?”

    “嘘,别说话,我正孵蛋呢。”张佳乐认认真真地跪坐在不大的板凳上瞪了孙哲平一眼,凳子面被他用衣服包裹得严严实实,好像怕凳子冻着一样。只见他小心翼翼挪了挪,突然回过神来饶有兴趣地紧盯着孙哲平一直瞅,脖子还能来回活动。

    孙哲平被看得有些发毛,正准备再次提问,只听见张佳乐用极小怕惊扰到谁的声音反问他:

    “你又是什么?”

    孙哲平不假思索:“我是人类。”

    “不,”张佳乐摇摇头,依然悄声怕打扰到正在孵化的板凳,“我们都是鹅。”

    “鹅?”孙哲平重复话语的同时提醒自己不要被带入病人的思维里去。

    张佳乐点点头:“准确来说是家鹅。好了,不要打扰我,请出去吧。”

    孙哲平再想说什么,张佳乐都不再回复,甚至用眼睛狠狠地剜他,仿佛他再出一声就会扑腾起来啄他。

    “张佳乐不总犯病,他家里人把他留在这儿甚至就像是想找托管一样。”护工这么解释道。

    孙哲平笑了:“留在这么个地方,是亲生的吗?”

    “是他本人不愿意走,我们也只需要保证他的活动不伤害到自己就可以了。”护工也笑,“他以前是个老师,有时候精神正常了还能给我们讲讲课。”

    “你们还信了他说的?”孙哲平有些惊讶,按照常理来讲这根本不该相信。

    “专业知识错不了,引用的事例都对,没法反驳。”

——————

2.

    第二天孙哲平是在花园里看见张佳乐的。

    晴朗无云的清晨,花草竞相向上生长,张佳乐站在草地中央,棕色的麻雀在他脚边欢跳,奶白色的菜粉蝶翩翩落在他抬起的手臂上,及肩的长发笼罩着一层栗色的光晕,随意披散下来。

    半点看不出这是个精神病患,反倒像个天使。

    孙哲平屏住呼吸,生怕惊扰到这和谐的场景。麻雀和蝴蝶却向天空飞起,张佳乐大步向这边来了。

    “嗨,鹅。”张佳乐冲他招招手。

    孙哲平特想给自己一巴掌,让自己看清刚刚那就是幻觉。

    但他关键时刻收住了手,问:“你今天是鹅吗?”

    张佳乐愣愣看了他两秒,突然笑了。刚开始还只是双眼笑成好看的月牙,再过一会儿笑得干脆都直不起腰疯狂起来。

    孙哲平有点纳闷儿,等他笑够了才问:“为什么笑?”

    “因为你才是鹅啊。”张佳乐揉揉笑出眼泪的双眼,“我可是人类。”

    “你昨天说你是只鹅,还是母的。”孙哲平回忆了一下。

    “我说了你就信啊。”张佳乐坐到木制长椅上,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孙哲平过去。

    等孙哲平坐好了,张佳乐突然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你觉得你现在幸福吗?”

    孙哲平在意他的真正目的,想了想回答了一个特别普通的答案,准备看他怎么应对:“还不错,有车有房有工作,还有猫。”

    “但你家猫不喜欢你。”张佳乐断言道,“因为你是只鹅。”

    孙哲平觉得这人有点厉害了,因为他家猫确实不喜欢他,不管是怎么喂养也都不愿意正脸看他。

    “说来也奇怪,你们正常人的种族都会和我一起改变,但你不一样,我变回人了你还是原来的物种。”张佳乐凑过去端详着孙哲平的胸牌,“只有他们病人才不会改变,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某种生物——你真是医生?”

    孙哲平抬手弹了弹胸牌:“不,我是只鹅。”

    随即两人相视大笑。

    笑够了张佳乐才继续说道:“我在来这儿之前曾经想过一个问题。这个世界在其他生物眼中是什么样的?他们又是怎么看待人类对自然的改造的?”

    “这就是变成其他动物的理由?”

    张佳乐不理睬他,自顾自地接着说:“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变成的是一只小白鼠。我在实验室里做准备工作的时候看见了他,他也那么看着我,我把他放出来,模仿他的姿势等着他的指引。”

    “我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一只老鼠,我的存在状态的人类,所以我可以站起来拉上窗帘再继续趴在地上,有学生进来找我,我就告诉他们我在捉老鼠。”

    “那你怎么会被送进来?”孙哲平觉得这个人完全可以不被外界怀疑扮成一个正常人,甚至刚刚孙哲平自己都差点信了。

    张佳乐拽下手腕上套着的发绳,随意地将头发拢在脑后:“掩饰起来太累。在这儿谁都觉得我有病,也没有过多拘束。”

    “你现在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了吗?”

    张佳乐摇摇头,有些遗憾:“我这辈子也看不透了。视角可以有无限多种,有生之年无法结束的。不过我发现了有意思的好东西。”他顿了顿,漾起一丝笑意,“就是我刚才说的,他们正常人类会改变物种,而一些人不会。”

    孙哲平觉得哪里不对:“你说我不是正常人类?”

    “说不准我们就是同类。”张佳乐手指一划,直点在孙哲平鼻上,“你知道鹅为什么会毫不畏惧地啄人吗?因为它们的构造和一些动物不同。首先它大脑所占比例小,哦当然我不是在骂你,其次它眼睛成像存在差异,所看到的近处物体也像是在远处,就是说再大的危险在它眼里仿佛也都是可以挑战的。”

    “你为什么要干这行我不知道,但你来找我问这些问题,就证明你是对我这种案例感兴趣,而不是单纯来听我讲笑话的。”

    孙哲平眉头一挑,并不在意这无礼的举动:“你比我想象的更具有挑战性。”

    “你当泡妹儿呢。”张佳乐一个脑瓜蹦弹上去,“我这是在传授你人生哲理,懂不懂。”

    “你的人生就在于孵蛋啊,我可不想懂。”孙哲平笑。

    “那是母鹅的鹅生!”张佳乐辩驳。

——————

3.

    “我体验过的大多数都比这有意思多了。比如狗喜欢摇尾巴,可我没有尾巴,于是狗就把人类教他们作揖的姿势传授给我。虽然说着你可能觉得好笑,但平日里凶神恶煞的狗,那时候看我的眼神慈祥极了。”张佳乐停顿了一下,“我可以用这种方式和动物交流。”

    “你会说狗语?”

    “倒也不算是,这些对于与狗相处多年的主人来讲简直易如反掌,我能做的无非就是快速理解它们想表达的,也就算是皮毛。”

    孙哲平看张佳乐虽然说着谦虚的话,脸上的骄傲却难以压抑住,知道远不仅仅是这些:“那别的动物呢?比如说…猫。”

    “你还惦记着怎么讨好你家猫呢。”张佳乐好笑地打趣他,“大多数人觉得养猫比养狗难多了是不是?因为有的时候猫的行为比狗更难让人理解。”

    孙哲平突然觉得这个人适合去研究动物行为学。

    “再举个例子。从人的角度看,猫拿屁股对着你,猫生气了。但猫可不这么认为,它说不准就是在给你机会等着你讨好它,让你成为它的伙伴呢。”

    “成为伙伴?”孙哲平重复。

    “如果你这时候能帮它舔舔它的肛【】门,它对你的态度就会很不一样了。那是猫对伙伴信任友好的表现,是猫清理消毒的方式。”

    张佳乐解释道:“说得更直白点儿,有人把屁股对着你让你舔,你会去做吗?我靠,你居然还犹豫了!别点头我是病人就算我说你是变态也没人信我。”

    “如果是猫的话,我应该愿意。”孙哲平沉重地捂住脸,二人又抑制不住同时大笑起来。
   
    “跟你聊天真有意思。”张佳乐临走之前冲他眨了眨眼睛。

——————

4.

    令孙哲平感到惊奇的是,不同于其他病人翻来覆去的言语,张佳乐这个人好像有说不完的新鲜事。

    孙哲平也开始习惯工作之余找他聊聊天,听他说说今天其他人都变成了什么动物。

    即使他知道听一个病人的言论并习以为常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但他有自信他能把握住尺度。

    甚至他开始相信张佳乐根本就没有病。

    “你不是想吃这家包子吗,我给你带来了…张佳乐?”孙哲平右手拎着包子左手敲门,迟迟听不见应答以为他又研究什么入迷了,推门而入看见的却是空荡荡的房间。

    “诶您昨天休假,那位镇院之宝昨天被家里人接走了。”路过的护工见孙哲平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模样,好心给他解释道,“之前就在办出院手续了,您不是他的医生也不知道这事儿。”

    “有他的联系方式吗,算了,不用了。”

    孙哲平靠在窗台上,一口一口吃着土豆丝馅的包子。

    “呸,这么难吃,怎么想的。”

——————

5.

    孙哲平还记得以前看过一句话,说是人总会变得像他心心念的那个,不是模仿,就是习惯。

    他开始留意起经过马路的狗,飞越天空的燕。猫与他的关系融洽起来,虽然张佳乐最初教那个方法,他无论如何也没勇气去尝试。

    从张佳乐出院到这一天已经过去了两年的时间。日子一成不变,孙哲平倒也找不到和那个人一样有意思的病人。

    休假日孙哲平闲得发慌便去了书店,不想平日寥寥无人的书店今天却人满为患。

    “你也是来参加签售会的呀?他写的东西可真有意思。”

    “当时在网上连载我看着就停不下来,总算出书了。”

    “听说他写这书的时候刚从精神病院出来?啧啧,真厉害。”

    “我记得刚开始连载的时候还有不少人骂他疯子,这下可打脸打疼死了吧。”

    “现在倒是什么人都敢出书了。”孙哲平听他们兴奋的讨论,有些不屑,“无非就是增加销量的噱头而已。”

    那作者是个穿着棕色风衣的青年,本来在后台蹦蹦跳跳活泼得像只麻雀,听到自己要出场了才安分下来,四处张望着像是在找弄丢了的重要的什么。

    等视线落在不远处抱臂而立望向这边的孙哲平身上时,他忽然像个拿到糖果的孩子一样满足地笑弯了眼睛,嘴巴动了动但不是在跟着笑,而是说了两个字。

    孙哲平知道他说的是:

    “嗨,鹅。”

2016孙哲平生贺·双花24h活动预告

能参加这次活动十分开心!

双花24h主页:

活动时间:2016.08.17全天


活动专属tag:双花24h-孙哲平成人礼




 


 


00:00   @Dasiv 


00:30   @溯箘 


01:00   @叫我秋sama 


01:30   @墨汁不是蜜汁w 


02:00   @月灰


02:30   @狂花临乐 


03:00   @白灵夜行 


03:30   @唐水伊 


04:00   @舞夜 


04:30   @祈鹤白晨 


05:00   @一寺临河 


05:30   @梓芴笏 


06:00   @墨净翊 


06:30   @Observer. 


07:00   @一念的永远 


07:30    @君子如喻    


08:00   @冰极 


08:30   @某科学的妖精(°ー°〃) 


09:00   @一岁闲花梦 


09:30    @披锦帆的宍戸亮-KLer 


10:00   @白首青山 


10:30   @宁小甜 


11:00   @落羽_ 


11:30   @陌上荼罗 


12:00   @—袋鼠乐— 


12:30   @氢氧化铝 


13:00   @华叔蝉 


13:30   @夏优一 


14:00   @吃糰子的小憎 


14:30   @夏却今天开车了吗? 


15:00   @天上utena 


15:30   @盗全冷cp制造机清水凡 


16:00   @路洽_ 


16:30   @青依是个抖S 


17:00    @长风未尽 


17:30   @葱白℃ 


18:00   @北扬拓拓拓拓拓 


18:30   @猫骨头 


19:00   @琅玕瑽瑢 


19:30   @山雨微茫 


20:00   @trainy攒rp 


20:30   @独寤寐言 


21:00   @醉别西楼 


21:30   @夕逐海灯 


22:00   @静静关注你 


22:30   @叶  卿 


23:00   @夜墨 


23:30   @玖珩丶江南烟胧雨 


24:00   @若丫头/秋策 


 


生日场:


 


02:24   @重度拖延症的此去经年 


08:17   @靳木 


 


早点/下午茶/夜宵(随机):


 @冰极 


@君兮苏木_惟愿苏沐秋一世长安 


 @Gino 


 @卖梗的小姑凉 


 @阿兮兮兮兮兮_难产大出血 




策划:@月灰


管理: @重度拖延症的此去经年  @慕景岚_  @长风未尽 




各位看官请订阅tag或关注主页~

时刻准备着!

渔鱼娱余:

2017新杰生贺策划群:483264409
说好的要来票大的。
为什么提前半年,想攒币为张新杰开屏。

【韩张/七夕24h】落枕的正确拗姿势方法


*七夕贺文,可甜可扯可欧欧西了!

*好久没更新,想死你们啦!

——————

1.

    第三次发现自家队长看向自己这边是扭腰而不是转头的时候,张新杰终于忍不住发问:

    “队长你是不是落枕了?”

    韩文清手按着肩膀,露出一副终于被看穿了解脱的模样点了点头。

    “我也不知道怎么的了,醒过来就这样。”

    诉说之后心情舒畅,但他看见停下晨跑脚步的张新杰的表情时,心情可一点也不是那么愉快了。

    出乎意料那不是强忍着没笑出来的表情,而是…想要搞事情的模样。

    “别怕,会治好的。”张新杰微微一笑鼓励地拍拍他肩膀,恰好拍到最疼那一块。

    他绝对是故意的。平日里无所畏惧的拳皇大大此刻觉得清晨的风有些强劲,吹得他背后一凉。

    张新杰不再说话,重新起速继续晨跑,留下韩文清一个人呆立在原地,就差去某知道发个提问:

    “温柔体贴的我家副队开启了不得了的模式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也许是为了避免大清早被队员们发现这个秘密,二人选择去了俱乐部那条街拐角胡同里的早餐店。

    张新杰端着两碟包子走回来的时候,韩文清正费力地抬起手臂揉脖子,呲牙咧嘴得仿佛下一秒就要踢了桌子大打一场。

    “很疼吗?”张新杰把牛肉馅那碟推到韩文清面前,有些关切地问道。

    “还好,就是不太敢动。我能坚持,不会影响训练。”韩文清咬了一口包子,心里想着的倒是“哦还好,新杰是在关心我是我刚刚眼花看错了”。

    心里有了足够的安慰,脖子却还是一点也没好。韩文清倔脾气上来了非要跟落枕了的脖子一较高下,结果就是强撑着训练一天下来,脖子和脸一样僵硬了。

2.

    “诶老林你看这个特逗,拍照的几大主流pose!”休息室里张佳乐指着手机让旁边坐着安静喝茶的林敬言看屏幕。

    “噗。”林敬言没忍住破了功,一口水喷出来小半口。

    张新杰吃过晚饭刚从外面散步回来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这是腰疼!”张佳乐单手掐腰一副笑嘻嘻的模样跟队友们比划,“老林那个是头疼。”

    刚擦完衣服的林敬言撩起半边刘海十分心累地瘫在沙发上,被眼疾手快的队友们抓拍出了一张忧郁青年图。

    “牧云你行不行啊别胸疼了太耻了哈哈哈哈哈!”双手托腮“牙疼”姿势的白言飞看着面无表情仰起头捂胸口“胸疼”的秦牧云,笑得差点支不住脸趴茶几上。

    玩得嗨了的队员们终于注意到坐在角落里沉默不语一直抬手按后颈的韩文清,恍然大悟:

    “不愧是队长啊,脖子疼比我们摆得姿势都传神!”

    韩文清表示十分不想和他们说话。

3.

    韩文清刚关好门就看见张新杰似笑非笑地冲他招招手示意他过去。

    还真不是错觉,不过倒也没什么可怕的。韩文清坐到椅子上时刻准备着应对接下来的事件。

    “队长猜猜看我在你左后方还是右后方?”张新杰语气里带着笑意。

    “无聊。”韩文清心想这不废话,职业选手这么多年练出来的听力也不是闹着玩的。张新杰自然也不会不知道,这么问的原因一定就是嘲笑他不能转头。

    韩文清正郁闷呢,身后就伸出一只手轻扶住他头让他坐正,随即颈部便是一阵清凉。

    “乖,别动。”张新杰左手按住头顶,右手拇指在韩文清肩膀上缓慢按揉,从脖颈到肩膀逐步向外,直到韩文清觉得酸涩的痛感不那么严重。

    “刚去药店买了云南白药。”张新杰给他整了整被拽得有些变形的T恤领子。

    韩文清动了动脖子,说不感动那是假的,但心里的暖流再奔涌也盖不住此刻走到他面前的张新杰高深莫测笑容带来的寒意。

    “请抬起头正视着我。”

    韩文清想把头抬起来还是有点费力的,但气势总不能被压住,正当韩文清突然想到为啥自己不站起来的时候,猝不及防被张新杰居高临下吻住了。

    耳鬓厮磨之际,只听张新杰低声说了一句:

    “让你说我矮。”

    韩文清突然笑出声来,紧紧环着张新杰不肯撒手:

    “你幼稚不幼稚。”

——————

    张佳乐看看捂脖子的韩文清,又看看揉腰的张新杰,赞叹道:“队长和副队姿势都拗得好生动啊!”

——————

lo主有话要说:
    能参加这个活动好棒!从失(chen)去(mi)手(you)稿(xi)的泥沼爬出来开始复健真的蛮开心。

    和13点的瓶沁小可爱撞梗啦!然后她说:我是扭腰你是落枕只要我们不都用红花油就好了哈哈哈哈。(于是默默把红花油改成云南白药)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心疼老韩哦多灾多难我们一群小坏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