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氧化铝

各种力不足。
大眼微博@氢氧化铝_

【韩张】爱久见人心(2)

*真·老司机韩x学生张。

*日常温馨向,慢热。

——————

2.韭菜盒子

    这天升了温,难得一见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就算是再不勤快的懒汉也想着出去走走。韩文清手里拎着一小捆韭菜从外面回来,见着张新杰一手拿着钢丝球,一手拿着湿抹布,站在门边搓门框上的小广告。

    楼梯间玻璃被厚厚的一层灰覆盖,只有开口那一块儿能透过阳光。冬日里的太阳早早就要西斜,此刻把留下的那块橙黄色的光落在了张新杰的小腿和他身旁的水盆上,水大概是温过的,晃晃悠悠还冒着白汽。

    张新杰先是把抹布覆在红的黄的黑的各色小广告上面,等纸浸湿了再用钢丝球将它们刷了满地。

    这么心无旁骛地刷门,还真是个认真的家伙。韩文清站在他身后默不作声,一直到从左往右的小广告都被刷了个干净也没被发现,只好上去拍拍他肩膀打个招呼。

    “回来了。”张新杰冲他微笑了一下,弯腰去捡刚倒在地上的扫把。

    “韭菜炒鸡蛋,一起吃。”韩文清抬起手给他看了看拎着的韭菜,转过身去开门,“我先择菜去了。”

    张新杰应了一声也不推拒,只是慢慢地继续把碎纸屑扫进簸箕。时间久了张新杰基本上了解了这位邻居的性格,知道就算拒绝也不过就是等韩文清做好饭了再把他拉去一起吃。

    一旦这个人想对你好,他的热情就像一道道命令,不得不接受,但张新杰却接受得理所当然。

    韩文清这边正因为韭菜叶烦躁着呢,敲门声没响到第三下他就大步过去打开了门。

    白花花圆滚滚的面团平躺在小面板上,张新杰一手托着面板,一手还保持着刚才敲门的姿势,脸差点被拍到吓得倒退了一步:“包韭菜盒子吧。”

    “正好我也没焖米饭。”韩文清从善如流地将张新杰连带着面板面团一起请到主厨的位置,“什么时候和的面?”

    “刚看见家里面袋还有个底,正好够咱们两个吃的。”张新杰也不知从哪变出块湿布盖在面团上,“先醒着面,我炒鸡蛋。”

    韩文清站在水池边上洗韭菜,看他把新鲜鸡蛋在灶台沿磕开打在碗里,心也跟着动了动。就仿佛张新杰手里那双筷子不是在敲打碗壁,而是在拨动他的心弦。

    这边案板上当当做响,那边锅也热好了。蛋液倒进锅里恣意舒展开又翘起软乎乎的卷边,张新杰一锅铲下去便毫不犹豫把它搅得碎裂,香气伴随着油与汁液的呲啦声充满整个厨房。

    厨房狭小到两人只要一回身就能撞到彼此,韩文清端着剁好的韭菜一步凑过来,趁他关火的时候夹了块鸡蛋塞到嘴里。

    张新杰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地把鸡蛋倒进装着韭菜的小盆,从他手里抽出筷子,边加调料边搅拌均匀。

    “你还会捏花边?”韩文清边擀着面皮边看他,嘴上带着惊叹实则早已习惯了张新杰的全能,“就咱俩吃,不用做那么好看。”

    说着张新杰就不再捏了:“看我家里人做过,试试。”

    “其实也就看着好看,有点不好熟,还容易散开。”张新杰把面皮摊平放在手心里往正中间加馅。

    韩文清倒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嗯”了一声。

    韩文清刚把两人的碗筷摆上桌,就听见厨房里传来油的呲啦声。包得严严实实的盒子一下锅受热,肚皮有点圆鼓鼓的,锅铲一翻,金黄色还带着油泡的背面就露出来了。

    香是真的香,只是不知道这手艺是他一个人在外面多久才练出来的。韩文清有些心不在焉地夹起来一个咬了一大口,就连烫嘴的汤汁都没能让他看着张新杰的视线略微偏移一点。

    张新杰注意到他的视线,正倒着醋的手略微一停:“怎么了?”

    “你鼻子上沾了点面。”韩文清说着,抬手帮他擦了一下鼻梁。确实沾了没错,刚才张新杰满手面的时候推了推眼镜,但无意间亲昵的举动却让韩文清心里有点别扭。

    就好像那是个无价之宝,连忍不住触碰的自己都该被谴责。

    张新杰看见突然伸来的手,条件反射眨了一下眼睛倒也没躲开,低头道了声谢又继续吃。

    韩文清吃饭的时候也不爱说话,以前自己一个人根本没人讲话早就养成了的习惯,现在也不会被打破。

    为了不耽误张新杰学习,碗一直都是韩文清刷的。所以张新杰吃完也不久留,跟他讲了一声就推门回家学习去了。

    韩文清差点就以为,张新杰是从最开始就和他一起生活的家人了。

    如果隔着他们的不是两扇厚重的防盗门的话。

——————

    哎,每次更新都是好久不见。

    沉迷es和fgo无法自拔…【瘫会儿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