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氧化铝

各种力不足。
大眼微博@氢氧化铝_

【双叶】叶修第不知道多少次骗了叶秋,叶秋又信了

*匆忙肝出生贺文。结果好像有玻璃渣。

*新世界观设定,正在补全,先行混个小短篇,非主线内容。内有自创物,不用过多在意。

*黄少天,一个介绍世界观的小能手。真好用!
——————

    叶修看了看镜中着一身繁复黑色礼服的自己,板起脸觉得有些滑稽,放松下来又像糟蹋了这身衣服,只得轻笑一声整整领结。

    这次任务很简单,只要跟在雇主旁边在收到信号后护其安全离开就可以了。

    只是这礼服有点紧啊,还挺沉的。叶修拽了拽衣服下摆挺直身子,整个人丢掉往日的懒散,显得精神了不少。

    耀眼的灯光打在各式各样衣着华丽的各种族来宾身上,柔和又轻婉的音乐在大厅缓慢流淌。叶修没有去碰酒,而是拿起一块切好的荚果放在嘴里嚼着,等待雇主的出现。

    正四处看着呢,只见一个人在高大的落地光晶石后面冲他招手,叶修先是一愣,然后噗地一下子乐了出来。

    黄少天一身浅蓝色的短装,平常松散垂在额前的刘海被一丝不苟梳了上去,还染上点蓝色,整个人站那儿——

    就跟个会说话的光晶石落地灯似的。

    “这伪装不错啊,给九分。”叶修拍着巴掌笑呵呵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黄少天拧起眉头,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你还敢这么光明正大来这儿,傻啦?不知道西都正剿魔呢吗,满城的军队都巴不得你来,前后都有人埋伏着等着捉你呢。”

    “我知道这是个圈套。”叶修倒是丝毫不被黄少天的情绪影响,斜望了四周,果然如他所想那样。

    “知道了还不跑?行就算你有先知的能力还是个魔王你厉害,单打独斗的真以为没死透还有翼兽给你复活呢? ”黄少天不怕暴露自己,一把拽住叶修的胳膊就要把他往外拖。

    叶修自然不肯:“我倒是想看看谁有那本事把我捉住。”

    两相僵持之际,只见一人从门进入,直朝向他们这边大步走来。叶修咧嘴一乐,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拍拍黄少天的肩膀让他先走,才冲那人道:“这阵势可太伤我的心了。”

    叶秋一身白衣因为匆忙赶路几乎被汗浸透,此刻见着叶修了却是放松不少,甚至带上笑意,丝毫看不出就是他设下埋伏将叶修带至此的。

    “我倒半点没看出你有多伤心,也没感受到。”叶秋摸了摸心口,摒退四周围蓄势待发的人。

    休息室里,叶秋坐在沙发上,看向身边把整个人都窝进软垫里的叶修,皱眉道:“给你定做的礼服都压皱了……这次怎么不逃?”

    叶修抬眼瞅了瞅即使休息也将腰板绷得笔直的自家弟弟,准备转移话题:“按你身材做的?”

    “啊…?是啊。”叶秋被问得一愣。

    “我没跑是因为啊…”叶修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最近伙食好胖了,衣服有点紧,施展不开。”

    叶秋自然不信,哼了一声不接话。

    看着叶秋郁闷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叶修只觉得这种神态在他自己脸上大概是永远不会出现。看到同样的脸上有着不同的表情,不管多久多习惯,感觉总是很微妙。

    可爱得让人忍不住多逗弄一会儿。

    叶修想起了小时候和叶秋在狭果林里捡到那只棕黄翼兽的场景,一个小小棕色绒球缩在同样小小的叶秋怀里。那翼兽…估计现在比这屋子都大了吧。

    看叶秋也带上了继承人该有的成熟稳重,当哥哥的心里十分满意。

    “跟我回去。”叶秋边剥着狭果边对叶修说,“既然你这次愿意留下,那就回一趟家。”

    叶修接过弟弟递过来的蓝色长条形果瓣塞进嘴里,清凉的汁液满溢在口腔中,让他忍不住眯起眼睛:“我留下来是因为啊…”

    “别拿礼服擦手!”叶秋呵斥道。

    “我想你了呗。”叶修在坦白后看到叶秋耳根一下子变得通红,不禁微笑,从腰间掏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削起荚果皮,没两下橙黄的果肉就被切割成块喂到叶秋嘴边,“刀上涂了昏睡药剂,等你睡着了我就把你劫到一个老头子都找不到的地方去。”

    叶秋瞟了他一眼,张口咬住果肉无所谓地嚼了起来:“你以为我会信你这种鬼话啊。”

    这刀本就是叶秋请国里最优秀的刀匠为叶修打制出的防身匕首,不过叶修收到的时候说这大小就够切个果子的,于是一直用在行走在密林中采果充饥这种事上了。

    “舍不得拿你送的刀沾别人的血,扎你我还挺乐意。”叶修将刀收入鞘,冲叶秋比划了两下。

    “你倒是扎啊,反正你也受伤。”叶秋木着脸瞪他。

    “舍不得啊——”叶修摆手,话音一转,“我可怕疼。”

    “你!”叶秋恨极了这种双子之间的身体感应,每当叶修在千里之外某处受伤时,自己的身体也会在同一瞬间在同一位置出现相同的伤口。甚至连激烈的情绪波动都能毫无保留地传递给彼此。

    不过正因如此,叶秋也不必担心游荡在外的哥哥是否平安健康。

    叶修摸了摸后颈处轻微刺痛的部位,将叶秋颈部的昏睡针拔下来收好,起身将礼服外套脱下轻盖在熟睡的弟弟身上。

    “傻家伙,现在立场已经不同了啊。”叶修听见外面逐渐逼近的剑甲相撞的声音,长叹一声。

    轻阖上的双眼不再显露出为支撑家业不得不养成的强硬和骄傲,而是带着一直以来的善良和温和。

    但总是要分别的。叶修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才翻窗而出,向下一个目标去了。

    叶秋从昏沉中醒来时侍从已经为他端上了蛋糕,烛火摇曳中桌边一人独自闭眼许愿。

    在林间穿梭的叶修没缘由地突然一阵心痛,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他怎么哭了。”叶修心想着,向离开的地方回望。

    这次叶修说要留下来,又骗到了叶秋。

评论(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