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氧化铝

各种力不足。
大眼微博@氢氧化铝_

【韩张】爱久见人心(1)

*真·老司机韩x学生张。

*日常温馨向,慢热。

*灵感来自《爱久见人心》——梁静茹
————————

1.滑溜里脊

    韩文清的晚饭是被一阵敲门声打断的。

    绝对标准的节奏,连间隔都一致。

    来人整个裹在深灰色的棉衣里,门开时他正将黑白格子的围巾对折,见韩文清穿着睡衣嘴巴还做着咀嚼的动作,这人略带歉意的笑了笑,说明来意:

    “打扰了,请问有打火机吗?”

    楼是老楼,单元门都只是木门配上铆钉铁皮而并非新式防盗门,更别说掉了红漆的铁窗在呼啸的北风下毫无招架之力,保暖自然相当差,冻住门锁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韩文清从睡衣胸前的口袋里掏出红色壳的一次性打火机递过去,蹬上棉鞋准备帮他一把,刚迈出去就打了个寒战。

    真是冷,明天出门得换棉裤了。韩文清心里想着,跟他走到对门家门口。

    少年名叫张新杰,刚搬来没多久,虽说是投奔亲戚来,却是只身一人住在这老楼里。

    韩文清对他的印象也无非就是清晨出车遇见他上学,两人打个照面说一声早安,韩文清不急站住脚,张新杰就早一步先下楼。

    “啪”地一声,微小的火苗照亮了昏暗楼梯间的一个小角落。

    张新杰拿着打火机绕门缝燎了两圈,韩文清用膝盖使劲儿一顶门,紧紧冻住发大门便松动了。

    钥匙插入锁孔,旋转产生清脆的“咔哒”声。张新杰道了谢,把打火机还回去。

    “一会儿上课?”韩文清看他冻得有些发红的脸颊,料想这孩子多半在门外呆有一段时间,耽误了不少吃饭的功夫,怕是没时间热饭了,便开口邀请:“过来吃,刚买回来热乎的熘里脊。”

    张新杰有些不好意思,摇摇头道:“还是不打扰了,家里有面…”

    “面包”还没说完,就被韩文清拽进了对面屋子里。

    挺久之后,韩文清回想起当时的举动,也觉得嫌麻烦的自己热情得不可思议。

    可能头脑发热便是一切的开始吧。

    张新杰刚换上看新旧程度就知道不常穿的塑料拖鞋,正要把棉鞋摆好,就听见韩文清有点尴尬的声音:“你得回去拿个碗。”

    回头看厨房地上是一片战场般的狼藉。

    等拿来的碗被韩文清盛了满满登登一碗热米饭时,张新杰也洗完手坐在餐桌旁边了。

    “昨晚上喝多了。”韩文清见他吃饭时眼神还瞟向那边的几个碎碗,边把装着菜的方便袋往他那边推边解释:“今早出车也没来得及收拾。”

    张新杰仍保持着原来吃饭的进程,只是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韩文清看他没接自己那茬,也不作声了,安静扒拉刚刚没吃完的那半碗饭。

    横切的里脊外面裹着蛋清淀粉糊,熘后外层粘糯,内部嫩滑,里脊相对于其他部位的肉口感更是提升了一个层次,配以葱段提味去腥,很快便被二人吃个干净。

    “碗留下我刷,你去上课。”韩文清看了看表道。

    “多谢。”张新杰也不过多客气,一边拉上棉衣拉链一遍说,“碎瓷片最好是和其他垃圾分开装,不然很容易伤到拾荒的老人。”

    “知道了。”韩文清见他这么正经地为别人着想,不知怎么的突然有点想拍拍那个被柔软黑发覆盖的脑袋顶。

    张新杰走后,他开始收拾厨房,特意找了个结实袋子装上碎片,又紧紧扎好打了个结,才把它放在门口外的台阶上。

    冬夜总来得特别早,六点钟天就黑透了。韩文清把从对门拿来的碗洗干净,倒扣在灶台上。水珠从青花纹白瓷碗的边缘滑到黑色大理石台面上,在灯光下投射出一个小小的亮点。

    后来这碗就再也没被拿回去。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