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氧化铝

各种力不足。
大眼微博@氢氧化铝_

【韩张】刺儿


*刺猬韩文清设定。甜到齁。

*颠覆老韩被默认的霸气形象,不能接受的只好绕行但试吃一下也好嘛。〖←你

*魔性极了。提前祝老韩生日快乐!

——————

1.

    不像,太不像了。

    韩文清看着粉丝们给他画的头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画面上那只虎耳韩文清威风凛凛,不怒自威,单是手插口袋站在那儿,就足够让人背后一凉了。

    用某些霸图粉的话来讲就是,随便往那一站看着就想交钱包。

    韩文清倒不是很喜欢这种调侃,他的收入也绝不是来自传说中成小山的钱包,而是一场又一场比赛打下来挣的工资。

    合法收入,纳税的!

    韩文清觉得不像的是这个画风,太帅了。不用说肯定是个画技高超的粉丝,也绝对是真爱没跑了。

    只不过物种不对。

    韩文清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顶,新剃的板寸,有点扎手。

2.

    人都说老虎屁股不能摸,老韩脑袋不能碰。

    至于为啥不能碰,韩文清发火都是其次的了,最重要的还是,特扎手。

    张新杰对这一点深有体会。

    事情发生在他们刚确定除队友以外的某种不可言明的关系时,有天早上张新杰看着自家队长安静的睡颜,没有往日严肃的模样,十分可爱。

    于是张新杰就因为摸了摸熟睡中韩文清的头顶,被扎得一整天训练都没法保持状态。

    说不疼那绝对是假的。韩文清觉得特别内疚,但他也不能解释什么,只能握紧张新杰的手给他揉揉。

    总不能告诉他我是只刺猬啊。

    是的没错,那个由个人风格确定形象为猛虎的韩文清,居然是只刺猬,刺儿特硬那种。

3.

    最可能发现韩文清物种不对的大概是霸图俱乐部街角理发店那镇店之宝老大爷,韩文清每个月都要去找他两次。

    “小韩啊,我咋觉得你头发特硬呢。”老大爷骑在门口的小马扎上,找准个角度看着刀上的反光,“每次给你剃完头我都觉得我刀钝了。”

    韩文清特别不好意思地扒拉着粘在脖子上的头发茬:“可能是有点吧。”

    刺儿长得速度确实有点快了,真跟人类的头发差不多。

    后来韩文清特意去找人给老大爷打了两把新刀,但老大爷没舍得用。

    “你这刀不能剃头,能砍头。”

4.

    有时候韩文清挺羡慕那些大型猫科动物,看起来多符合常人审美。

    毕竟一只蜷成一团的刺猬带着尖刺横冲直撞,再厉害也觉得少了点什么。

    不过就算这样韩文清也依然为他的种族感到自豪,他们有既能攻击又能保护自己的刺,连最凶猛的野生动物也得掂量着来,这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胜利了。

    更何况他还是只会打荣耀的刺猬呢。

5.

    最后韩文清还是向张新杰坦白了自己的种族。令他吃惊的是张新杰并没有觉得世界观受到了冲击或或者压根不相信,而是以一种欣慰的样子恍然道:

    “怪不得这么硬。”

    韩文清难得的老脸一红,握住张新杰的手往自己下边摸了过去,吓得张新杰一愣,以为自家队长转型改练流氓了。

    但张新杰的手被撂在热乎乎的肚皮上,紧实的肌肉和往日触碰到的并没有任何分别,就像韩文清的眼神也从来不曾改变。

6.

    刺猬,背后布满了坚硬锐利的刺来保护自身不受天敌侵害,而只有肚皮一处是柔软的。

    韩文清也不过就这么一处弱点而已。

评论(14)

热度(124)